明湾资产李明颖:外资将影响A股投资风格 另类投资法成A股新选择

摘要 【明湾资产李明颖:外资将影响A股投资风格 另类投资法成A股新选择】李明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相较成熟的海外市场,中国市场起步晚,波动度比较高,但也充满了机会。随着外资不断涌入A股市场,外资的投资观念和手法未来会逐步影响中国投资者的投资风格。

  本期嘉宾介绍:李明颖,现任上海明湾资产海外事业部总经理;历任Quantus Capital Management Inc。资管事业总经理;Credit Suisse新加坡瑞士信贷私人银行助理副总裁;ABN Amro台湾荷银证券投资信托公司部门负责人与基金经理;台湾元大期货交易部交易员;台湾日盛证券海外事业处外汇交易员。逾25年海内外金融投资管理与交易经历,拥有私人银行、公募基金、证券期货投资、私募基金等金融板块的完备资历与投资管理经验。中国天津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硕士。

  作为拥有逾25年海内外投资管理与交易经历的资深人士,他如何看待中国市场与海外市场的区别?在国内全面取消合格境外投资者投资额度限制、外资持续涌入背景下,A股市场将受到怎样的影响?对于投资者而言,应该如何建立稳健的投资策略?择股时应该关注哪些指标?对此,东方财富网邀请到了上海明湾资产海外事业部总经理李明颖先生做客《财富观察》栏目,跟大家分享精彩观点。

  李明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相较成熟的海外市场,中国市场起步晚,波动度比较高,但也充满了机会。随着外资不断涌入A股市场,外资的投资观念和手法未来会逐步影响中国投资者的投资风格。

  李明颖指出,过去赚快钱时代已经结束了,中国目前进入了所谓的赚慢钱时代。在此情形下,投资者需要改变投资思维,在择股要回到本质上面,去选有业绩公司,而且还要选这个公司经营层愿意把他赚的钱通过股息分红的方式再分配给投资人。

  以下为全文采访实录: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一期的财富观察,今天我们请到这位嘉宾他有着多年的海外资产管理经验。回到A股投资身上,他海外的经历对于投资A股有怎样的借鉴和帮助,对于未来他对趋势的看法,是悲或是喜?我们又该用怎样的策略来应对,今天我们就听一听他的介绍,我们首先通过短片来认识一下他。让我们欢迎李总的做客,李总先来给大家打一个招呼。

  李明颖:各位观众大家好,主持人好。

  主持人:您好,刚刚我们也介绍到了我们李总他更多是有着多年海外从业经历,我们不妨就从您海外的经历开始谈起,主要在海外做一些什么工作,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

  李明颖:好的,如同刚刚在节目一开始时候的介绍,我本人个人的金融资历其实非常长,大概有25年,从近的时间往前推,这几年我在私募基金领域,带领的交易团队做一些资产管理,再往前我曾经在新加坡的一家瑞士私人银行从事财富管理投资顾问这样的工作,另外我在海外的金如公募基金做投资经理跟部门负责人,还有在期货公司,证券公司从事期货交易跟外汇交易这样一个工作。不过在关注我个人的简历,我觉得要知道我们在海外做什么,更应该关注是我的团队他们过往的发展历程,比较好贴切能够说明我们在海外从事的交易大概是在哪些领域。

  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团队的状况,目前我是在上海(明湾)资产海外事业部担任负责人,我带领的交易团队里面有三个比较重要的核心成员,他们的交易经历也非常长,将近有20年的时间,这个团队整个过往的经历我们如果2005年当成一个分界,大概区分为前期跟后期,前期我们做的都是传统的人工交易,这些人工交的背景都是在证券的投行里面,担任证券自营部门里面担任机构自营资交易员这样的背景,在这样一个交易养成、训练培养过程里面,很好成为我们后期做投资管理一个在基础上面奠定基础工作。

  这一段时间我们在海外经历了一个比较重要的经验,这个经验目前在中国正在发生,就是QFII,所谓境外合格投资者QFII制度。因为工作上的关系我们有一个比较近距离可以观察,外资在交易管理跟投资管理上面一些面向跟手法,这样的经历就对我们后期一些交易方式产生很大冲击跟启发。

  2005年是一个分界点,2005年之前我们经过很多年的准备,我们准备从传统人工交易管理方式过渡到用程序,用电脑自动化交易这样一个历程,所以2005年之后整个团队就迈向了所谓电脑自动化程序这样一个交易。

  主持人:咱们2005年到之后有一从个人工到自动化交易程序过渡,另外海外交易是不是相对好做一些?因为拿美国为例,美股也是牛了十年了,您有怎样的切身感受?

  李明颖:海外交易是这样,它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市场,比较成熟市场当然它相对于很多工具都可以运用,但成熟市场也有他的缺点,他的缺点相对于我们在市场里面看到一些机会,因为大家都很成熟,所以超额回报的机会也被弥平了,反之来看中国的市场,因为它的起步比较晚,相对市场波动度是比较高的,也充满机会,我们在2010年开始其实就很关注中国市场的发展,主要原因是第一个股指期货推出来,就是沪深300这个股指期货。2014年之后陆续有的中证500和上证50,我们认为机会比较成熟了,因为这个机会就到中国来。

  主持人:海外市场更成熟,波动大,机会也大,同时也想问问您,因为我们从中国市场来看的话,散户比例占的确实是非常大,也有很多不理性市场行为的产生,所以您觉得您在那样一个成熟的市场转战到我们可能相对不那么成熟市场当中,您的这些投资经验也好,资产管理的经验也罢,您觉得会对于您投资A股带来哪些影响呢?

  李明颖:我想这些影响大家应该可以深刻体验到就是北上资金,所有境外投资者他们一些投资的面向跟手法都已经开始深深影响A股这个市场,当然对我们而言虽然我们在海外交易经验很丰富,但是要经过准备的,所以我们这几年其实在做一些积累,那个积累包含数据的调研、收集、分析,然后再加上策略的发想,我们花一点时间通过实盘交易修正对这个市场看法,这个积累大概都累积一直到去年我才正式带领团队加入上海明湾资产这家公司然后开推出我们一些我们擅长的一些策略。

  主持人:接下来不妨我们聊聊您对于咱们国内市场,后市趋势一些判断。其实大家对于海外市场觉得未来发展的前景会有一些不明朗,但是相比之下好像觉得我们中国的市场往后走的话会更加稳健一些,所以说我们是不是会相较于其他市场而言,会走出自己独立的一波行情,大家其实是非常期待的。

  李明颖:首先,我这里可能要跟主持人交一个底,事实上这个问题我实在没有什么资格来回答,主要原因是因为我们投资的方式可能跟大家传统人认知会有一点不太一样,也就是说讲到这里我必须要先谈谈我们团队一些投资理念跟交易手法。通过这个说明能够很好回答到主持人帮观众们提的问题。

  讲到我们这个团队投资理念跟方法,我们还是按照全球的惯用的分类讲起,全球对于这种投资,大家区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传统投资,另外一类我们叫做另类投资,英文叫做Alternative investment,我们这个团队做的事情就是所谓的另类投资。

  主持人:怎么个另类法?

  李明颖:我们先稍微介绍一下传统,传统投资又分为两个主要方法,第一个是Top down,另外一个叫Bottom up,Top down中文意思是由上往下做分析,这一类投资方法他们经常比较擅长是从宏观、从经济面开始着手去判断整个大环境趋势,接下来他们会看产业发展的状况,然后到微观公司面基本面调研,这个是所谓的Top down。

  Bottom up主要分析方式就相反了,他们比较关注是个别公司他们在产业的竞争力,公司的竞争力,包含整个公司的经营团队整个班子对于整个经营方式,他们比较花多时间关注在这些微观的个别公司状况,然后在关注对于产业发展的趋势,甚至到总面经济周期做一个附加的判断。所以这两大类大概就在传统投资方式是比较经常被大家所善用的,我们可以从公募基金很多产品的投资风格,大家都大概可以区分出来这两类投资方法,我们这个投资团队跟这个都没有关系,我们做的是另类投资,另类投资是什么,这个另类投资关注的是数据,既然它关注数据说实在的,我们对于总经面的发展方式,跟产业发展方式完全没有兴趣,因为我们的投资之道跟他没有相关。

  主持人:完全交给机器了?

  李明颖:应该说是数据,如果你来看,我们现在所有市场的价格,如果是一个效率市场的话,他基本上已经反应了所有的信息,在那个价格上面有买卖双方共同决定价格。你说光凭数据跟价格就可以很稳当做出一些角色跟判断吗,我这边打一个比方,也就是说我们透过数据的分析跟研究,就找出我们所谓的投资制胜之道,其实主要观点来自于我们擅长去发觉所谓的规律,这些规律是透过一些交易逻辑跟我们的观察上面去得到的。你会反问我说,这些规律会经常发生吗,我的回答是这样,如果你的周期是比较长的,你要找到一个相同的规律,通过这个规律去判断下一步的发展,这个它的大概胜率比较不容易会完全相符。

  例如说我们经常很想要做的事情是知道牛熊市的多空转折,多空转折很多人这边有经验,他可能会有一些判断的依据,但是每次转折并不都有同样事件所引发的。举例来说,例如我们说美国股市是不是到顶了,前一阵子有人讲说利率倒挂,比较长期利率跟比较短期利率,国债利率出现倒挂的现象,因此有人推断美国经济周期见顶了要往下走了。但是并不是总是一定会这么发生,主要原因它是比较长周期的。

  我们关注其实是比较短周期的,价格的变化。比较短周期价格变化规律就比较容易发生吗,我举一个例子来让大家了解。例如我们看到直线跟圆,你可以感觉他不是同样东西,但是如果把圆做很小切割,甚至进入微分方程,你会发现很小切割里面就是直线。所以回归数据这边来由于我们关注是很短周期变化,所以那个规律他很常性就会经常出现,我们做规律的时候就从里面去获利。

  主持人:对,大家也很想问,数据能够作为咱们的投资之道,这个逻辑其实是真的很难让人想像或者是验证的,但是我们确实是有自己多年经验总结,包括我们会通过数据,可能观察到更加细致的一些内容。另外您提到北上资金,包括QFII,北上资金今年是不断流入,QFII我们取消了投资额度的限制,所以大家会觉得,因为这些资金源源不断活水的进入,大家觉得这个是市场趋势转折的信号,第二点很多朋友会跟着外资做一部分的布局,所以你们会这样做吗?

  李明颖:我们不会,但是我们以前在海外经验的时候,的确看到,我是怎么观察这件事情就是媒体,在当时我在海外工作时当然也有外资准入的制度,在我们那时候工作的这个环境里面,我们看到媒体那时候在做什么事情,他在统计今天外资买了多少股票,你看看现在中国大家是不是媒体都在关注北上资金到底买了多少股,这个行为模式是一模一样的,但是我要跟各位报告的是说,这个外资也有很多不同参与者,也有像我们这样的团队,他做的事情是所谓另类投资,当然也有所谓通过传统方式,做投资管理这样一个外资。

  各式各样资金都在里面,有一些是被动投资,举例子来说他们依循的benchmark,benchmark会强迫当中国在这个指数里面权重增加的时候,他就被迫一定要回补足够股票,来去符合他们的管理风格。所以我们就可以观察到这些资金他其实不太受所谓的短期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你就会看他一直在买方。但是另外我们看到有一些跟我们做同样事情,所谓另类投资国外资金,他们做的事情可能就不一样,也许有所谓多只脚交易,在我们交易领域来讲叫做legs,就是腿的意思,意思就是说他不是只有单纯的在单边作多,他可能有另外其他的工具在做一些对冲,做一个组合式交易。所以一开始投资人不太容易分辨出来,因为另外一只脚交易不在你视野之内,也许一段时间例如说十年过后就有媒体和投资人关注到,其实外资投资的手法和面向是很多元的。

  主持人:但是还注意到一点,确实北上资金存量变化,好像确实对于A股走势有一些这种明显的领先性,这一点不知道您有没有观察到。

  李明颖:他关注的标的跟传统中国的股民或者是市场派资金关注的标的有很大不同,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大家也都会发现外资关注的标的,会比较是在所谓的蓝筹或者说在细分行业的这些优质龙头或者是他们经常性布局的这样一个标的。这样一个观念跟手法我相信在未来会逐步去影响中国成为这个投资的风格跟方式。

  主持人:确实,你看过去三年,北上资金在咱们A股是获得超额收益,所以大家也就想着他们买什么,我们买什么,但其实不是那么回事,还是需要我们深入选股。所以接下来,刚刚我们聊了咱们一些理念,不妨再回到咱们策略身上具体聊一聊,我们说很多机构他们都有投资策略来做进一步跟踪和服务,有的比如说像股票多头,量化CTA,咱们更多是数据这一块,你觉得咱们目前这些策略它的一个内核是什么,或者说我们如果放长远来看,下半年我们投资市场节奏的变化,我们的策略它的一个配合度和适应性怎么样,能不能给大家介绍一下。

  李明颖:好的,透过我们刚才介绍另类投资,我想用A股方式来作为一个范例,来谈谈面对这个市场我们的策略大概都在做一些什么事情,让大家对我们做的事情有一些理解。如果说我们怎么把我们的另类投资放在A股上面,我可以用以下我们几个流程,来让大家了解我们怎么在做这件事情。

  首先,我们会确定我们的策略目标。什么叫策略目标?也就是说当我们拟定一个策略的时候,我们希望这个策略能够达成什么目标。在风险上面我的容忍度有多少,在我的收益上面我希望我追求的回报有多少,我整个风险收益比应该落在什么状况,这个都是你要先确定的,确定之后因为A股是我们瞄准的市场,我们就要分析里面有什么工具是可以使用的,包含所有挂牌的股票,可转债,甚至50ETF期权,跟A股相关股指期货,所有这些都是我们可以运用的工具。

  接下来确定了我们的目标跟工具之后,再来就是我们的交易逻辑,这个交易逻辑我们擅长是运用我们过往交易经验跟优势,我们会去观察这个市场,透过什么样的交易逻辑我们来切入这个市场。这个是我们进入下一个阶段建立模型一个重要的依据,也就是说这个模型是透过什么样的逻辑去建立起来的模型。当你确认之后剩下来就是因子,有哪些因子会影响到模型实际执行状况,他会产生什么样的盈利,面对什么样的风险,这个时候你就要做因子的挖掘跟分析。举一个比较简单例子,例如很多人都知道他们买股票的时候不止关心价格,他们还关心量,所以成交量可能就是你这个模型里面很重要的因子,我们就会把这个因子放到模型里面去,当然除了这个因子之外我们透过现在观察还有其他因子。顺带带一句,这个因子不是越多越好,一定是越少越好,因为在我们的学理跟论证里面过多因子就会产生过渡拟合,这个现象会导致优化出来这个东西不具有实操性,因为他发生的可能性太低了,他可能是你千百种组合里面唯一一种,虽然他结果很好,但是放到实际状况的时候他不总是发生,就会让你产生错觉判断。

  我们在拉回来,建立模型之后,你有因子之后,你就要有足够的数据把他喂进模型里面,去看看模型跑出来的结果,是不是符合你直觉性交易逻辑判断,数据验证。数据验证之前当然你要做数据的收集跟清洗工作,让数据很容易摆到模型里面,经过模型历史回测这个阶段的时候他就会产生一个结果,这个结果是印证你看法一个最重要的依据。结果出来之后当免不了优化,优化意思是说当你有多重因子的时候,我们举一个例子,有一些人判断股价的时候会用所谓的趋势线,趋势线可以分为10日线,20日线,60日线,不同的趋势线里面你到底采用哪一种,这个就是你的抉择跟因子优化一个过程。优化完毕之后用确切数据跟结果来去验证你对这个市场建立模型交易逻辑的看法对还是不对,所以他整套流程非常科学,也很可靠,非常的靠谱。

  主持人:就是我们有自己一整套投资决策程序。

  李明颖:所以这个程序我把他称之为叫做金融工业化的流水线,这个流水线里面团队成员里面每一个人都扮演他不同的角色,有的人做发想,有的人做数据清理工作,有的人擅长做编程,然后每一个人各司其职,最后合力完成他就变成一整套这样一个策略。

  主持人:我听明白了,但是作为我们投资者而言,我们还是想知道怎么样去帮助我或者是规避风险或者是扩大收益。怎么做,有没有一些具体的案例,比如说我们市场有一些中性策略,或者是我们有一些股票多空一些策略等等,怎么样通过这个策略抓住市场机会,以及帮助我们投资者扩大盈利面?有没有一些具体案例?

  李明颖:讲到这里我必须要跟投资人说明的是,要从事这个工作其实相当不容易,我们可以把他称之为这是我们这个产业护城河,因为有这个护城河在,所以一般投资人不太能够跨越,因为有这个护城河,对我们来讲他经常会让我们的获利成果可以得到确保,以我们的经验来讲,事实上我们在海外透过这种方式,我们交易股指期货得到很好成绩,也延伸到所谓期权跟股票,其中我们有一个交易是针对股指期货,他是一个配对交易,我们把一个相关的股指期货组合在一起,然后一多一空,及时同步进行交易,这个交易策略交易了20年,到现在我们还在交易,还在用。

  主持人:概率大吗?

  李明颖:每天交易都在做,所以这个就是我所谓护城河。当然有它最风光的时候,最风光的时候就是他的市场充满波动度,所以这个策略放进去里面,用一个形容词形容就像印钞机,我们每天开盘之前把这个机器打开,特别是2008年的时候,2008年时候大家知道他是一个次贷金融危机,对很多人来进他资产受到很大冲击跟减损,可是对我们来讲是很丰硕的一年,因为市场波动度很大。

  主持人:那是比较极致的案例,换句话说是不是你觉得未来我们的市场会波动性很大,所以您把这个策略搬出来,运用的会比较多。

  李明颖:应该这么说,目前中国市场波动度还是足够大的,波动大市场通常这个策略就能够很有效帮上忙。一旦市场波动度变小了,事实上对我们这个策略来讲,他就是走到了所谓的比较尾声了,要么就要重新做策略发祥跟整个模型的改变,要不然的话整个策略获利能力就会大不如前。

  主持人:简单透露一下行不行,趋势你觉得会是好的吗,中间可能会有波动我们能理解,但是这个趋势是不是一个上升趋势,因为大家现在谈的更多是我们中国A股可能会迎来这样一波牛市,已经在路上。有波动没有关系,但是趋势您怎么看?

  李明颖:讲到这里我必须交一个底,我们还真不判断趋势。因为趋势在我们模型里面它不具有关键的影响,当然也不能这么说。我们可能关注很短线趋势,我们不关注长线趋势。大家可能听过日内回转交易,这是所谓高频交易,这些交易理念通常不太关心下一个季度或者是明年A股趋势行情会产生什么变化,由于我们不关心这些趋势理念,其实我们在熊市有的时候我们策略表现可能比牛市还来得更好。

  主持人:就是我们会抓住当下每一次机会,而不是看不切实际的未来。

  李明颖:不能说不切实际,它在判断上面充满不确定性,因为他不确定性太高的话,经常你的对错胜率不见得你是站在胜率比较高的那一方。

  主持人:那咱们一定是风险控制做得非常好。

  李明颖:讲到风险控制,一般投资人对风险控制,比较理解的就是所谓止损,止损对我们来讲是最后手段,我们叫做绝对值的止损,就是他是绝对金额或者是绝对幅度,你到这个程度你就必须下手把仓位做一些控制。但是我想讲到风险控制来讲,对我们来讲比较好的模式其实是在最上游,当你在设计整个模型的时候,你透过一些制约的手段来去抑制住你的风险。举一个例子来说我们刚才谈到趋势,由于我们很难判断出未来一段时间这个长期的趋势发展,因此如果,我们首先谈一个道理,就是说手上没有仓位就没有风险,我想大家应该可以认同这句话。另外是你持有仓位时间越短,理论上来讲风险越小。我持有仓位一天一定比持有仓位一年投资人,在持有同样标的,我的风险应该就是他的1/365,所以它这是一个道理。因此回归到我们的模型设计的时候,假设我要制约风险,我就要想办法让我的策略模型里面我尽可能的持有仓位的时间越短越好。某种程度在一个我们所谓的规避市场下跌的风险这件事情上面,它就受到制约,当然目前A股市场他比较难做到的是通过融券的手段我们当天就做好买卖,因此假设你在无券可借条件之下,你最短的时间就是今天买进第二天卖出,所以你就会有一天隔夜风险。如果你还要再进一步制约风险,会有很多手段来进行,例如说你可以利用股指期货把你隔夜风险做一个对冲,那它就是一个解决方案。所以我们是在风险控制里面,在最源头就先设想好,然后做制约。

  主持人:还是模型非常强大。

  李明颖:这是关键。

  主持人:因为咱们传统,刚刚李老师讲到传统要么是从上到下就宏观分析到行业,要么是从下而上精研行业,咱们是另类投资。所以既然说我们的模型非常强大,我们还要更加深去挖一挖,就是你觉得我们模型好,好在哪些方面呢?

  李明颖:我其实不应该用强大形容我们的模型,我觉得应该说模型它比较靠谱,它为什么比较靠谱,因为我们是有一系列所谓科学手段在验证,我把叫做科学赚钱之道。也就是说大部分投资人在这个投资上面,他都会有一个看法,我们叫做投资是认知的变现,他有这个看法有一些人不管这个看法从哪里来,他可能透过很多媒体介绍,很多投研报告分析,然后他形成这个看法。这个看法对很多投资人来讲他没有用科学方式做过验证。我们是把一个交易逻辑的看法,透过过往数据,在过往数据验证去得到这个看法它具有一定的概率是获胜的。我们是透过概率来赚钱,也就是说我会有对有错,但是我每一次对都比错赚得多,然后对的次数也比错的次数来得多,恒常做下去在概率上取得一定成果,有一个产业跟这个很像就是赌场,赌场庄家或者是赌场的经营者,他其实就是赢在概率,他比一般赌客概率赢一点点,但是恒常做下来就很容易取得很丰盛的结果,所以这个例子大家可以某种程度说明,我们其实是靠概率的方式去获取市场上的利润,而不是每一笔交易猜中的精准度。

  主持人:明白,因为我们确实中国市场大部分投资者都是散户,经过您多年投资总结,您投资心法历练,能不能给我们中国散户一些投资方面的建议?

  李明颖:好的,首先我刚才有讲过一句话,投资是认知的变现。如果你过去投资的成绩在这几年并不是很好的话,首先你必须在一些思维上面做一些改变,如果你不做改变的话,你的未来投资可能还是充满荆棘之路,首先我可能要给大家一个建议就是说,过去赚快钱时代已经结束了,中国目前现在进入所谓赚慢钱时代,你可能会想知道我有什么样的根据来下这个结论,我的根据就是过去赚快钱阶段跟时代,它其实是有一个时代大洪流推着走,这个时代大洪流是两个事情,一个是经济快速增长,一个是货币快速增发。透过这件事情就让那个时代各行各业甚至那时候中国股民取得很好成绩。

  我记得大概在十几年前,我到中国来跟中国朋友聊起投资之道,那时候我认识那些朋友们,他就跟我提说,如果你跟我讲的投资没有翻倍,没有翻倍的这种投资你就甭提了,但曾几何时,你看看我们现在周遭,能够轻易从股市赚到翻倍的利润,其实已经变得很稀缺了。我们所谓时代的洪流是我给大家几个数据来做参考。

  在过去的20年从1998年到2008年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经历一个快速经济增长,我们从GDP来看,1998年中国GDP才多少大概是8.55万亿,经过20年到了2018年的时候,中国的GDP数字翻了十倍,到88.4万亿,非常快速一个增长。也难怪各行各业都在那个时代很容易可以赚到钱,不管你是盖房子的,或者是挖煤采矿的,甚至你在电商上面做生意的都很容易赚到钱。

  货币增发我们用一个数据来看,就是所谓的广义货币供给M2,1998年中国广义货币供给大概是10.4万亿,经过20年之后到2018年它的货币供给来到了182.6万亿,翻了17倍,经济增长十倍,货币增发17倍,这是一个令人咋舌的时代,你可以把钱想成是水,大水漫灌到这个经济体的时候,所有的资产价值一定是水涨船高,大家都有一个经验值,过去20年买房是一定赚钱的,主要原因就是货币增发,大量货币供给钱就散到市场上面去,造成资产价值就水涨船高,这样一个时代已经结束了,我认为要恢复那么快速增长不太可能,最主要论点是从发达国家过往经验得到的。

  主持人:有一点像什么,咱们A股市场当中,您这样一个比喻让我想到了,大家在投资的时候,我们常说不要追热点,要做价值投资,像您说的赚快钱的时代过去了。

  李明颖:是的,就这种思维你要改变,过去很容易估值快速提升,你很容易挑到标的,然后就快速上涨,这件事情对于目前投资人来讲会越来越发困难,那你应该怎么修正,其实你就要回到本质上面,去选他有业绩公司,而且你还要选这个公司经营层愿意把他赚钱,通过股息的方式,分红的方式再分配给投资人。这个道理很简单,买股票大家过去都不管本质,他想赚的是差价,我也不管你公司好不好。因为赚快钱时代水涨船高,你很容易,就算不好公司它的估值被大家认知快速改变的时候,你就容易赚到快钱,但这个事情已经改变了,所以你必须回到本职,假设你要投资一家公司,你变这个公司股东,你总得了解这个公司在做什么,这个产业目前你这个公司有什么竞争力,然后你的经营班子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为什么在这个产业里面赚到钱,赚到钱之后还愿意分红给股东,这样的公司才是你真正应该去挑选出来的,从这里面挑股息率配发比较高的,可能对投资人来讲更有保障。

  主持人:但是还有一个矛盾在,你说我们要选择那些成长型价值股,但是有一些股票是这个时候市场给他估值其实是这样的,但是业绩跟不上市场给的定价,后面就跌了,所以是很难找到我们能够持续成长的这些公司的。

  李明颖:的确不容易。

  主持人:有没有一些小的指标可以给大家透明一下。

  李明颖:比较重要原则我认为,因为未来整个竞争市场,放诸四海而皆准,有一些公司他在产业里面能够存活下来,持续能够业绩增长,能够赚到钱,这家公司股价在呼应基本面现实才可以持续往上。因此你去挑细分产业里面的龙头公司,基本上长期下来,你比较不容易错。你必须要用时间复利的价值让你的资产增值。这个大概是一个比较简单化的原则,但是我想所有投资人都必须要做功课,你首先从细分产业里面稍微分析一下,但到底这个产业里面谁做得比较好,所以你就选它作为你持股一个很重要的参考。

  主持人:确实很难,您提到这些壁垒,要么可以立马换钱的,要么是用这样的壁垒建立自己更深的护城河,不好找,机构是专业的,如果后续有机会也希望您给我们带来在选股、选行业这一块更多一些分享。

  听下来觉得李老师还是比较相信科学决策,理性决策,他觉得这个才是制胜关键,大家不妨可以建立这样的思维。节目最后再次感谢李老师做客。

  李明颖:也很高兴今天有这个机会跟所有的观众朋友做一些交流,谢谢主持人。

  主持人:谢谢,我们下期再见。

(文章来源:东方财富研究中心)

(责任编辑:DF064)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