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可资产潘玮杰:全球货币政策宽松大局已定 人民币资产吸引力提升

摘要 【利可资产潘玮杰:全球货币政策宽松大局已定 人民币资产吸引力提升】作为在证券行业拥有15年从业经验的资深人士,他如何看待当前全球央行集体降息之举?宽松货币政策是否是提振经济的良药?在央妈们纷纷加入降息大潮之际,大类资产价格将受到怎样的影响?未来资本市场又将如何走?对此,东方财富网邀请到了上海利可资产执行董事潘玮杰先生做客《财富观察》栏目,跟大家分享精彩观点。

  本期嘉宾介绍:潘玮杰,泰兴基金研究部及总裁办,总经理助理,目前担任上海利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多年来深入研究国际宏观经济体系,具备国际化视野。十五年国内证券从业经验,擅长从宏观角度分析市场行为,深耕国内债券市场,2013年至2018年复合增长率超过11%。

  作为在证券行业拥有15年从业经验的资深人士,他如何看待当前全球央行集体降息之举?宽松货币政策是否是提振经济的良药?在央妈们纷纷加入降息大潮之际,大类资产价格将受到怎样的影响?未来资本市场又将如何走?对此,东方财富网邀请到了上海利可资产执行董事潘玮杰先生做客《财富观察》栏目,跟大家分享精彩观点。

  潘玮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8月份以来,全球多家央行先后宣布降息。从整体上看,全球性的货币宽松政策已经有了一个非常明确的方向。但从欧洲和日本长期实施超级负利率的经验来看,宽松货币政策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并不明显。

  同时,潘玮杰还表示,在全球央行集体降息之际,人民币资产(特别是中国国债)对外国投资者形成非常明显的吸引力。

  国内方面,随着中国金融体系进一步向市场化方向演进,股市和债市都将因此受益。他预计未来六个月中,债券市场会随着外资的流入和中国央行的中性货币政策而表现良好。同时股市有可能在宏观数据出现一定幅度的好转之后,出现一个长期缓慢的上涨态势。

  以下为全文采访实录: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财富观察。让我们一起认识一下上海利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潘玮杰先生,首先我们通过短片来认识一下潘老师。

  主持人:我们欢迎潘老师做客,潘老师,您好。

  潘玮杰:主持人好,各位观众大家好!非常高兴有机会能够通过东方财富提供的机会和平台和大家交流。

  主持人:在全球利率中枢不断下行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经济体加入负利率的货币政策,从货币政策的角度上看,您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潘玮杰:2019年的9月10号,是欧洲央行首先宣布了降低十个基点的存款利率,达到了-0.5%,这个也是欧洲央行从2016年以来的首次降息,已经时隔三年多了。欧洲央行同时还宣布了从11月11号开始,每个月进行一个资产购买计划,每个月的购买量是200亿的欧元。这也就意味着欧洲央行重启了量化宽松的QE政策。

  9月19号,大家都知道美联储也宣布了一个利率决议,把联邦基准利率又一次下调了25个基点。当然这一次下调以后,特朗普总统还是依然是不满意的,仍然批评美联储应该效仿欧洲央行把利率降得更低,甚至是零利率,乃至是负利率。我们也看到了,虽然英国和日本央行都维持了利率不变,但是日本央行应该已经维持了十多年的负利率状态,虽然没有降息,但是负利率状态已经维持了十多年了。所以大家可以看到从8月份以来,全球25个央行都先后宣布了降息的利率决议。所以从总体上来看,全球性的货币宽松政策已经是有了一个非常明确的方向。

  主持人:9月19号美联储降息25个基点,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称“适度”的政策行动足以维持美国的经济发展,您是如何看待负利率政策的?

  潘玮杰:好的,我们首先看一下美国经济现在基本面状况,这一次的降息决定公布之后,市场还是对能不能维持美国经济的这样一个适度增长,产生了一定的矛盾。从美国的宏观数据角度上来看,其实也是有一些矛盾的,比如说美国制造业指数其实是已经是在荣枯线之下了,而且是37个月以来的最低点。但是消费数据还是非常强劲的,就业数据的表现也基本上可以符合市场对就业的预期。3.7%的失业率也是保持在美国的历史水平的最好的这样一个状态。所以市场在降息决议公布之前,就一度出现了对降息预期发生了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就认为有可能这一次的降息这未必会实现,这个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情况。

  同时,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也从1.5%左右回升到了1.7%左右这样一个水平。然后隔夜拆借市场又在美联储的决议,前后这段时间出现了流动性紧张的状况,这个是十年来非常罕见的,上一次出现这个状况的时候,还是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所以美联储也通过纽约联储直接入市干预,而且已经干预了近一周了,每天都在干预。所以这个也是给全世界的资本市场提了一个醒,美元资产的流动性现在非常紧张。只是在一个星期里面,因为美国国债的标售比较集中,就导致了美元的流动性隔夜拆借的利率出现了一个飙升,这可以说是一个不太正常的状况。执行降息和负利率的政策,居然还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市场流动性紧张,这个都是非常值得大家关注的。

  主持人:您觉得负利率政策会给市场带来哪些不一样的变化呢?

  潘玮杰:好的,首先我解释一下负利率政策的含义。负利率政策并不是指说商业银行需要给存款客户倒贴利息,这个是不对的,就是负利率政策如果是需要这样子的话,存款还需要倒过来给商业银行钱的话,我想也不会有人去存款了,这个是不现实的,也肯定会导致银行的全面挤兑。

  我们以欧洲央行执行的福利政策为例,它是指是什么意思?商业银行存在央行的那一部分超额保证金就是超过它的法定准备金率以上的那部分超额保证金,原来是可以从欧洲央行那里获得一定的利息的。但现在利率是负的,就是商业银行存在央行那里的那部分超额保证金非但没有利率,而且还需要向央行倒贴一部分的利率罚款,所以商业银行给存款客户的利息还是正的,但是它存在央行的那一部分超额保证金是负的,所以商业银行一定要不断地扩大它自己的资产规模,负债规模,然后通过放贷扩充的这部分规模,把央行那部分多收的利息能够弥补回来。这个也是负利率政策当时的一个初衷,央行也是希望通过执行负利率,然后刺激商业银行进一步放大自己的放贷规模,然后推动经济的增长。

  刚才我是把负利率的来解释一下。您刚刚说对市场的变化,那我们也可以看一下负利率政策的执行效果到底是怎么样?欧洲央行和日本已经执行了非常长时间的负利率了,但是大家也看到一个现实,就是欧洲和日本的经济长期是处于一个比较低迷的状态,它的增长率一直是处于衰退和正增长之间一直在徘徊,可以说负利率政策的对推动经济增长的效果并不是很好。它唯一的效果就是我们可以看到欧洲和日本绝大部分的长期国债收益率都是处于负值区间,比如说德国央行还史无前例的在9月初标售了一期,这个是全世界第一次唯一的一个国家发国债,利率是负的,它要超过票面金额很大的部分,在发行国债的时候就要上缴给央行,就导致它实际利率就是一个负的。这一期的三十年期国债,虽然在发行的状况上这个不是特别好,但是它也是目前唯一的一次就是负利率的国债。所以目前来看负利率的政策只对资产价格,特别是长期国债的价格,产生了一个推动作用,但是对经济增长并没有起多大的作用。

  主持人:谢谢老师的解读,负利率的出现要追溯于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海啸,您是如何看待的?

  潘玮杰:好的,一句话一讲要回到十年以前了,确实负利率的政策和我们货币政策上讲,量化宽松政策是从2008年以后开始被大规模使用的,当时为了拯救大型金融机构以及刺激经济这个世界的主要经济体,都推出了一系列的宽松政策当中的,特别是欧洲和日本,在大规模降息以后,也出现了比较明显的负利率现象。但最终的实际效果我想大家也看到了,除了中国和美国在比较短的一段时间内,在这些经济刺激计划的激励之下,就走出了经济衰退的阴影,其他的经济体在这些经济刺激计划下并没有非常明显的恢复增长,也一直处于长期处于一个经济衰退和增长的这样一个边缘状态,也只有中国和美国经济增速恢复到了危机前的水平。所以世界经济的增长长期缺乏一个动力支撑,各国政府也是非常非常努力,绞尽脑汁,想了各种各样的刺激计划,政府的财政支支出和政府投资也是不断的增加,这个也成为了各国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动力。

  这里大家就要注意了,就是经济增长虽然没有恢复,但是政府的支出不断增加,这就意味着政府的负债会不断的增加。我们以全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美国为例,大家现在都知道,美国的政府负债已经超过了22万亿美元,这个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债务税债务水平,光每年的利息支出已经让政府的财政状况捉襟见肘,非常紧张。所以低利率甚至是零利率,乃至是负利率,是各国政府最为欢迎的,因为它债务水平比较高,所以它希望为这些债务支付的利息能够尽量少一些。所以它非常欢迎一个负利率这样的政策。其实也是一个非常无奈的举措,因为虽然不能刺激经济增长,但是负利率政策至少能够让现有的政府债务水平能够维系下去。这个就是我们对您刚刚说的从2008年以后,为什么负利率政策受到各国政府的一个普遍欢迎。

  主持人:我们也是注意到十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已经跌破了1.5%,世界各国的投资者避险情绪也是有所升温,那您是如何看待?

  潘玮杰:您刚刚讲的十年期美债收益率现在只有1.5-1.7%这样一个水平,虽然美国的宏观数据在过去两周当中还是有一些好数据的,比如说美国的消费数据还是表现不错的,但是美国的隔夜拆借利率也出现了一个比较大的飙升,这个我们刚刚也提到了。然后黄金呢,作为一个重要的避险资产,照理应该是在降息这些宽松的预期之下,它的价格应该还是有进一步的表现空间的。但是大家也看到了,黄金也是一改前期的迅猛上涨势头,现在进入了一个盘整的这么一个态势。然后石油价格虽然是有一些突发事件的出现,但是也只涨了一天,随后又回到了一个盘整下跌这么一个状态,然后美股最近这两周的表现也是比较平稳的,也没有再出现一个进一步的上涨。所以说各类的大类资产价格虽然在降息和进一步货币政策宽松的这样预期之下,但是并没有走出一个符合大家预期的这么一个走势。

  我们认为最根本的一个原因还是虽有宽松,但是美元的流动性非常紧张。大家看到隔夜拆借的利率水平已经有一周左右的时间,一直处于一个不太正常的水平了。所以我们是认为美国现在这样的降息,对缓解美元的稀缺虽然是有一定帮助的,但是美国现在的一些对外经济政策也好,其他各方面的政策也好,给全世界的经济增长带来了比较大的不确定性,所以肯定会有一部分资产在美元流动性紧张的状况下,然后同时又为了能够出清和平衡现有的这些美国政府债务,这样子出现的流动性缺口,有可能会给一部分的资产价格带来一个比较大的压力。

  主持人:全球进入负利率时代,对于国内市场是否会有一些深远的影响?您是如何看待?

  潘玮杰:从资本市场的角度出发,中国现在的货币政策面临外部的不确定性确实是非常大,但是我们也可以从中看到一些新的机遇,中国完全可以利用这一次的外部机遇,通过开放资本市场,吸引更多的外部资本流入中国,然后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提供一个更大的更长期的一个发展空间。大家对比一下数据就会发现,现在美国的十年期的国债收益是在1.7%左右,中国的十年期的国债收益率是在3%左右,两者之间有一个非常巨大的利差,这个肯定会吸引大量的外资流入。我只是提供了一个债券无风险收益率这样一个标的,其他的潜在的一些当然会更多了。这样的利差空间的存在,就是外资流入中国的一个巨大驱动力。所以外资持有的中国国债目前现在这个体量也已经首次超过了2万亿,这个也是创了一个历史新高,这个就证明外资是对中国的这一部分的债券资产是非常感兴趣的。这个就是我们认为从现在负利率时代角度上来说,中国的资产,特别是中国的债券资产,将对外国投资人形成一个非常明显的吸引力。

  主持人:有市场观点,美联储降息意味着美国的经济放缓的信号出现,或许有利于资金进入新兴市场,比如中国,利好新兴市场的股市或者是债市,您是怎样看待的?

  潘玮杰:我是非常认同这个观点的。目前全球资本市场已经进入了一种新的状态,资本市场已经是非常成熟了,然后资本的自由流动可能性也非常大。只要不发生美元稀缺,全球资本市场不发生极端状况的话,我相信中国经济现在这样的增长速度和上市公司的这样的估值水平,在世界范围内来说,对投资人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试想大家现在考虑一下一个经济体是零利率或者是负利率状态,另外一个还是能够维持一个3%左右的收益率,显然是后者的吸引力要大过前者。这个就是中国吸引外资一个最大的有利条件。这个也为中国利用好外资创造了一个非常好的坚实的前提。

  主持人:我们的基本面也是在逐渐的变好中,在现在的市场情况下,是否还会延续一个比较强的反弹行情?

  潘玮杰:好的,从资本市场角度上来看,我们上次在做节目的时候也聊起过,其实我们是非常期待中国央行能够创设出来更多的工具,然后为中国经济的进一步改善进一步增长提供一个更好的一个基础。我们也看到了,最近中国人民银行在LPR的报价机制上迈出了一个重要的一步,就建立了以MLF为核心的这样一个LPR的贷款报价机制,把商业银行的一个资金成本和贷款价格都固定在了MLF核心基础之上,这个也是中国未来货币政策的一个重要的一个锚,这个也会导致整个中国金融体系进一步向市场化方向演进,这也是一个重要的改革。对中国的资本市场来说肯定是的,也是不可多得的一个机遇。

  债券市场也好,股票市场也好,都会在这种市场化改革的过程当中受益。债券市场的话肯定会得到一个进一步的发展,市场的中枢有望在外资进一步大量的流入之下,可以走出一个市场利率有序、稳步地下降的状态。我们也预估中国现在整个经济增长状况已经达到了比较均衡的状态,预计在未来六个月中,债券市场会随着外资的流入和央行的中性货币政策而表现良好。同时股市有可能在宏观数据出现一定幅度的好转之后,出现一个长期缓慢的上涨态势。我们认为因为市场利率的下降,导致股市的估值水平有可能可以进一步的抬升,比如说可以从现在的16倍到18倍左右,提升到18倍到20倍左右,而且会出现非常多的结构性行业机会,这个也为投资者提供了一些比较好的投资标的和投资机会。

  主持人:时间过的也是非常快,节目最后有没有一些想法分享给大家?

  潘玮杰:从投资心得的角度上来说,我还是赞同做一个理性的长期投资者,短期未必会有令别人非常羡慕的投资业绩,但是长期的话肯定会获得一个令人骄傲的收益。

  主持人:节目最后非常感谢潘老师的精彩讲解,今天财富观察就到这里了,再次感谢潘总,也感谢大家的关注,我们下期再见。

  潘玮杰: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东方财富研究中心)

(责任编辑:DF064)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